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教育新闻 >  正文
阿湘的眼界 我愿意做那只钻进葡萄园的狐狸
发布日期:2021-11-22 01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有一只狐狸,看到葡萄园里葡萄晶莹亮泽,充满诱惑,它便想进去一尝美味。谁知园里的栏栅太窄,于是狐狸不吃不喝了几天,把自己饿瘦了。

  狐狸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后,它想离开葡萄园了。谁知,它吃得太胖了,身体穿不过栏栅。于是,狐狸只有重新减肥,离开了葡萄园。有人说狐狸笨,既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?

  但我却愿做这只狐狸,假如它不进葡萄园,那么,它的一生也就平平淡淡的度过了。而它却经历了其他狐狸所没有的精彩。

  采访李池湘颇为意外,原本是她30年演出专场的记者见面会,在南方电视台的6楼会议和采访都结束后,我和她的一些朋友帮她把资料带走。我这样做是因为她直爽个性,同时她也有一本书在会议上赠送,书名是《粉墨人生——阿湘眼中嘅粤剧老倌》,李池湘也要求我叫她阿湘。

  阿湘说:在她是小孩时,就非常活跃,喜欢唱歌跳舞,越多人看就唱的声音越大,不过她年幼时非常瘦小,父亲担心她做不了花旦。好在村子里有一个结巴,这个人台下是结巴,一上台不管是“数白榄”还是“快中板”都是非常流利。有一天后“台”着火了,这个人向大家报信,因为结巴紧张说不出话来,乐队人就拉响音乐,结巴立刻赵子龙附身,声声如雷:火烛啊!后台火烛快逃生!这个有些无厘头的故事鼓励了阿湘,结巴都可以当老倌,自己肯定也没问题。

  后来阿湘考取了广东粤剧学校,随后在广东粤剧院工作二十多年。她写两本粤剧类的书,同时也在报纸写专栏。阿湘写作的语言简单直接,富有幽默感,所以她的文学素养主要来自戏本和舞台实践以及各种各样的传说。戏班绝对是个语言非常丰富多样的地方,在这样的环境泡出来的阿湘,加上她的悟性,叙事可以说是得心应手。

  阿湘在小时候最早接触文艺作品的方式是通过广播,那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书可以读,却每天可以在收音机里听红线女、罗品超的曲儿,她在邻居和家人面前学唱白毛女,为了学跳芭蕾,把凉鞋故意弄坏了。她认为阅读其实不仅仅是拿着书本去读,可以有很多种办法,唱戏靠读书是学不来的,她认为自己只要有兴趣的事情,就会去努力去实践,而且会非常注意的听别人说,然后根据一些资料去尝试和练习。

  粤剧唱词非常考究古文,为了考粤剧学校,阿湘在古文上下了一些功夫,主要阅读放在了古代诗词和古典文学上,还看了大量粤剧剧本。进了学校读书后,除了每天刻苦的训练,阿湘依然把重点放在了古典文学阅读上,这为她日后撰写粤剧唱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作为一个演员,阿湘认为只有多看,多读,多练才能理解剧中的人物,情感和思想才能与舞台上的人物同步,唱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所以想要让自己始终进步,必须不断地学习。最后阿湘告诉我,她非常感谢父母给了她出众的容貌,加上开朗的性格,她比很多同行多出很多参与其他艺术门类的机会。她拍过电影,演电视剧、话剧、音乐剧等等……艺术之间是相通的,于是她享受到了最美好的艺术生活。

  李池湘:其实不外乎是去采访,搜集,整理。这些内容有些来自当事人口述,也有一些是身边人的讲述,还有一些来自各种文献。因为我在电视台主持《好戏连台》、《阿湘讲戏》、《戏迷点播》等节目,我也采访了很多粤剧老倌,这些都是非常一手的材料,我的专栏和文章所能体现出来的仅仅是冰山一角。

  李池湘:其实它也起到一个小工作室的作用,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阅读,但这些资料和过去累计的海量选题,包括最早时期的粤剧卡带、CD、海报等等资料,我这里都有搜集。现在我还做美食类和一些粤剧史的节目。同时我自己也画山水,所以我的生活还是很忙碌和充实的。

  李池湘:因为我爱粤剧,这是我的毕生事业。粤剧式微后,我并没有闲着,我也经常跨界,在广州音乐圈、艺术圈、饮食圈都有我很多朋友,我们共同合作、创作。甚至做当代艺术的朋友也会来找我,这可能就是跨界吧,但我是带着粤剧花旦的身份去跨界的,他们做他们的,我做我的,我的艺术经常可以成为他们艺术的一部分。

  李池湘:这是我的理想。舞台离我们很近,它似乎又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所以每次演出的机会我都会非常非常珍惜,这次会有很多粤剧老倌来捧场。

  在广州,很多粤剧演出是不需要花钱买票的,看起来不花钱听戏是件很随意的事情,但是粤剧演出那么少,不是不用花钱,是花钱也看不到啊,组织一场演出多难啊。

  李池湘:我马上就要去新加坡演出,大概一周时间。在国外华人地区,其实还有很多粤剧戏迷。我们比流行歌手还受欢迎,因为我们是乡音,他们长期在国外,对乡音就会非常珍惜,他们依然会非常虔诚的把戏曲当成艺术。想想吧,很多人很早以前就离开了家乡,在当时戏曲给他们留下的美,留下的回忆这么多年都无法忘记,可见戏曲是多么美好的东西。

  我很多戏曲方面的资料也来源于海外,包括像香港、澳门、台湾这些地区也比内地更容易找到戏曲方面的资料,他们的分类非常明确。当然,偶尔也有一些外国人对戏曲有兴趣。